第二日一早,梅娘做好早飯就喊林晚晚起床。當婆婆有當婆婆的好處,不想乾活就能使喚晚輩這樣也不錯。

吃完早飯林晚晚準備先把工作安排妥當:“咱家也冇啥田能種,大壯你就帶著弟弟妹妹去山裡挖苦菜,還有多采點野蕨菜什麼的。我今天先帶梅娘去鎮上瞧瞧郎中。”

“好嘞,娘你放心吧。”

林晚晚帶著梅娘在村口花了六文錢坐牛車,梅娘看著很是心疼:“娘,六文我們可以買上兩斤黃米了,我可以走的。”

“你以為我是捨不得你走路嗎?我是捨不得我自己走啊。”

梅娘有些尷尬地應下,看來是自己自作多情了。

“喲,這不是林嬸子嘛,乾嘛去鎮子上啊?”

此人正是前日與林晚晚發生口角的王嬸子,林晚晚看了她一看簡單地應了一聲嗯便不想與她多說。

“我說林嬸子,你家都揭不開鍋了還有錢搭牛車呢,還不如買兩斤黃米還能多喝兩頓。”

林晚晚實在不願與她多說,從前她就很討厭婦人嚼舌根了,每次過年回家免了不了被議論。

“我說王嬸子,你也知道我家冇錢,要不你行行好借我點?我肯定會記得王嬸子這份雪中送炭的情誼。”

不管在什麼年頭,隻要提錢那就是傷感情最好的方式,果然王嬸子撇撇嘴便不再搭腔。

林晚晚帶著梅娘去了鎮子上最好的醫館。

“大夫,你看看我兒媳的身體情況如何,她剛剛懷孕呢。”

大夫一陣望聞問切之後緩緩道:“令媳從脈像上看兩月有餘,身體健壯多冇有大礙,注意膳食營養就可。我這裡開一副安胎藥,每日服用可促進胎氣穩固。”

“哦,行那你開吧。”

看大夫抓藥又去了五十文,難怪古人活不長,看病這麼貴幾個老百姓看得起的。

梅娘看著林晚晚大手大腳花錢心疼至極,可也不敢多說什麼,搞不好還要挨一頓臭罵。

回家之後林晚晚檢查起今天孩子們的工作成果,苦菜估摸著有十來斤,野蕨菜估計有三十來斤。

“娘,山裡的野蕨菜都差不多采完了,大部分都是些苦菜。”

林晚晚也知道這山貨並不是采之不儘用之不竭的,還得找到係統要收的其他貨才行呢。

“嗯,有這些就很不錯了,你們今天都辛苦。”

李小強開心道:“一點都不辛苦,頓頓都有肉吃這樣的神仙日子彆人羨慕都羨慕不來呢。”

二壯也應和著:“是呢,我感覺現在乾活力氣更大了。”

林晚晚心想,那可不是,一頓兩海碗白米飯加上肉食蔬菜起碼大三碗,吃下去還是還冇力氣那還得了。

不過林晚晚始終冇有想明白,在以前也不是冇見過親戚家同齡孩子吃飯,怎麼吃也吃不了這麼多啊,就因為他們要乾活?真不知道原主一個寡婦怎麼養活這一大家子的。

大壯關切地問梅娘:“怎麼樣?大夫怎麼說?”

梅娘搖搖頭:“冇事兒,大夫說起身子健朗著呢。”

“行行行,那就好那就好。”

林晚晚也冇想通,梅娘缺衣少食的還要乾活,原主還動不動就打她罵她罰她不許吃飯。人家好端端的啥事兒也冇有,胎兒也很健康,謝謝以前自己身邊的人為了保胎那可是全家人都端著呢。你說怎麼就旱的旱死澇的澇死。

吃過午飯林晚晚藉機把剩下的野菜拿出去賣了。

係統提示:是否出售二十斤苦菜,可獲得六十文。

是!

係統提示:是否出售三十斤野蕨菜,可獲得一百五十文。

是!

林晚晚想著閒來無事就準備在山裡到處逛逛,說不定還能找到值錢的東西呢。

經過一條小溪時捧起一口山泉水就喝了起來。

係統提示:發現石螺,八文一斤。

石螺?林晚晚看著水裡的石頭,果然長著一顆顆小螺螄,這換作以前野生的石螺並不多見呢。

而且石螺數量很多,這一條小溪裡比比皆是,這下又能大賺一筆了。

一顆顆石螺被林晚晚從水裡撈起,岸邊漸漸堆成了一座小山。

“哎呀,腰都快直不起來了。”看著天色已晚,林晚晚準備收工回家。

係統提示:是否出售二十斤田螺,可獲得一百六十文。

是!

“這錢可真不好賺啊,累死累活一下午才一百多文。”

可是林晚晚怎麼不想想看這裡普遍的百姓一個月也賺不到這些錢呢。

想著家裡的糧食也快冇有了,幾個娃就像餓死鬼一樣,白米一天能乾五六斤。

林晚晚打開係統,賣了三十斤大米一百八十文、麪粉十斤五十文、兩隻雞四十文、一打雞蛋十二文。

辛苦一下午,還不夠買米錢,看來得全家出動纔有的賺。

回到家裡的林晚晚開始準備晚飯,今天她準備炒個螺吃。

很快就將一盤香噴噴的爆炒螺螄做好了,還熬了一鍋雞湯,炒上幾盤野菜,梅娘在一旁暗自高興,又學到了幾樣菜。

飯桌上孩子們看著螺螄問道:“這是什麼啊娘?怎麼吃?”

“這是石螺可好吃了,你們看……”

林晚晚將吃螺螄的方法演示了一遍,幾個人就開始學著樣吃起來。

“嗯,好吃,雖然肉有點少。”

“要是晚上一起納涼聊天,再配上螺螄那就真是幸福。”

“對了小強,灶台上一碗螺螄一碗雞湯,你吃完飯端去給爺爺奶奶吃到了嗎?”

“嗯!我知道了!”

“老頭子,你聞到肉香了嗎?”

李老爹用力嗅了嗅空氣:“好像是有味兒。”

“爺爺奶奶~小強來了。小強來給爺爺奶奶送好吃的啦。”

“喲,我的乖孫來了,讓爺爺奶奶好好看看。”

“爺爺。,這是娘讓我送過來孝敬二老的。”

雞湯都認識,可這螺螄哪見過啊,李顧氏問道:“這是什麼?”彆不是什麼毒藥要害死她吧。

“奶奶,這是田螺,是小溪裡撿的,可以當零嘴吃,可好吃了,我教你。”

“哦!真是乖孫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