Hal小說 >  詭盜奇談免費閱讀 >   第1564章

-我擠了豆芽仔一下,讓他往邊靠點兒。

屋裡白煙嫋嫋,水汽騰騰。

小萱一盆一盆的從衛生間接熱水,接到的熱水都倒到了浴桶裡。

“水溫應該剛好,你脫衣裳吧。”

阿春背對我們,一件件脫了衣裳。

由於常年運動,阿春腰身比例很好,平常穿著衣服看不明顯,現在看就是“s”形。

我想著,這麼看是不是不太好?

不過魚哥並未說話,於是我就接著看,我心無雜念。

嘩啦啦水聲傳來,隻見阿春抬起腿,慢慢跨越進了浴桶中。

小萱拿著毛巾在旁提醒:“把頭有交待,藥浴的時候你得整個人泡在水裡。”

阿春冇說話,她雙手扶著浴桶兩側,上半身慢慢潛了下去。

十秒,半分鐘,一分鐘.....

“你該出來了。”

時間一分一秒過去,小萱有些慌了。

“春姐!”

小萱著急跑過去,想把阿春從水裡拉出來。

可阿春雙手死死扒著浴桶,她頭泡在水裡,就是不出來!對外界喊聲不聞不問。

小萱剛想喊人,隻聽嘩啦一聲!阿春整個人從浴桶裡站了起來。

她大口大口喘氣。

我以為自己眼花了,忙問豆芽仔:“你看到了冇有?”

“看見了,怎麼回事?是屍毒?”

我點頭說應該是。

我剛看見,阿春後背上明顯出現了一條黒線,而且這條黒線在往上走,又到了阿春脖子附近就消失了,看的很清楚。

我感覺屍毒的表現有點類似於蠍子毒,是一種在血液中遊動的毒素。

打個比方,如果一個人胳膊被蠍子蟄傷了,此時拿條皮筋紮緊手臂,就會看到,血管裡有什麼東西,在來回的亂衝亂竄,想跑出去。

造成這種現象的原因是什麼我不清楚,誰搞醫務工作的可以解釋一下。

“我在仰望!月亮之上!有多少夢想在自由的飛翔......”

“關了!你快他媽關了!”

正看著,豆芽仔兜裡的手機響了,鳳凰傳奇兩個月前剛發行的新歌,當時特彆火。

豆芽仔手忙腳亂的關了手機,魚哥忙拉著我們跳下去躲到了房簷下。

小萱拉開窗戶探頭出來看。

“奇怪......我剛剛明明聽到有聲音的。”

兩個小時後,傳來一條好訊息,阿春自己說她左臉感覺不那麼僵了,也不怎麼癢了。

我們得出結論,一致認為,公牛尿加童子尿有逼屍毒的功能。

豆芽仔嚷嚷說:“我之前早說了,就該用趙爺這個偏方,蕉爺給的偏方不好用!”

豆芽仔總是說馬後炮話,我們對此都快習以為常。

這個禮拜,我一直在林霞牛場和東關小學間來回跑,為了保持藥效,水我們都是一天一換,我給梅梅打電話打不通,估計她把我拉黑了。

第三天阿春開始喝草藥,她情況看起來一天天好轉,把頭在通過朋友渠道查了各種資料史料,想找到更多關於李現的資料。

遺憾的是真查不到,史料反饋李現藏處不明。

如果能進烏拉國的黑水城博物館,應該能查到一些有用的文獻記載,但我們根本不可能進去。

西夏有段時間的曆史是空白的,後來的元朝也並冇有給西夏修史。

紅漆棺裡,那具滿身屍毒,不男不女的古屍到底是不是就是夏末帝李現?

我們無法確定,如果不是,那他又會是誰?

追了這麼久,看似快接近真相了,但我總感覺那個墓裡還有層迷霧,看不清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