煉身拳達到四重,這讓方辰很是震驚。

不過,片刻之後,方辰就恢複了正常,因為他知道,這一切的變化,都是因為那怪異的金色心臟。

金色的心臟,不但讓的他能夠內視身體,甚至能夠提供源源不絕的力量。

總之,方辰發現金色心臟對自己有很大的幫助。

“煉身拳達到四重,我的力量也達到了兩牛之力,不過還不夠,梁勇的煉身拳,最起碼達到六重了吧?”方辰低聲說道。

煉身拳達到四重之後,方辰準備停止修煉,因為今天修煉的時間已經夠長了,旋即他轉身離開。

金色心臟的事情,方辰準備深深的葬在心中,事關重大,一旦被彆人知曉自己有一顆金色的心臟,而且能夠源源不絕的提供能量,一定會被彆有用心的人算計。

“有了金色心臟的幫助,用不了多長時間,我就能夠達到煉氣境二重。”方辰笑道。

……

當方辰經過青鋒劍派外門演武場的時候,有一些弟子停止了修煉,紛紛的在看著方辰。

他們的眼眸之中,滿是嘲諷之色。

“李俊,這個廢物有什麼好看的?趕緊修煉吧。”一個平頭弟子,不耐煩的說道。

“這小子倒也命大,被梁師兄重傷,都能這麼快恢複。”被稱作李俊的弟子,若有所思的說道。

“快看,那個武者就是方辰,一個廢物,得罪了梁師兄。”一時間,演武場之中,到處都是竊竊私語。

雖然他們的聲音很小,但是作為武者,靈覺非常敏銳,方辰聽到這些嘲諷聲音,身體怔了一下,最後深吸一口氣,旋即離開。

不過,就在方辰踏出兩步的時候,突然間停住了腳步,他的身上,散發出了一股凶狠之色。

“方辰真是一個窩囊廢,這種窩囊廢還不自儘,活著有什麼意思?”這一道聲音,來自李俊。

聽到這一道聲音,方辰再也按耐不住心中的怒火,旋即轉身,怒目看向李俊。

“在說彆人窩囊廢的時候,照照鏡子看看自己是什麼德行。”方辰冰冷,道。

“方辰,你敢這樣對我說話?”聽到方辰的話,李俊也是一怔,旋即森然道。

平時,方辰這個公認的廢物,根本不敢這樣對他們,但是眼下,方辰居然在這麼多人麵前,說李俊。

“有何不敢?難道就準許你說彆人窩囊廢,不準許彆人說你?”方辰厲聲道。

“方辰,你這是在找死,你一個廢物,有什麼資格對我李俊指指點點?”李俊氣急,冰冷道。

演武場上的眾多弟子,都在竊竊私語,這讓的李俊更加的憤怒了,他要讓方辰這個廢物丟光臉麵。

“口口聲聲說彆人是廢物,難道你一開始就是天才?你不也是從煉氣境一重修煉到如今的嗎?”方辰反問道。

“廢物?天才?方辰,雖然煉氣境一重跟二重隻是相差一個境界,但是其中的差距,太大了,你十五歲了,隻是煉氣境一重,以你這樣的資質,想要修煉到煉氣境二重都困難,我在你麵前就是天才。”李俊道。

李俊,煉氣境二重,同時也把煉身拳修煉到了五重境界,在李俊眼中,方辰根本不值一提。

他方辰,就是一個不折不扣的廢物。

“就是,方辰你這個廢物,居然妄圖跟李俊師兄相提並論?真是可笑。”一些跟李俊關係好的弟子,紛紛發言。

方辰環視了一眼眾人,眸子冰冷,嘴角上翹,臉上滿是不屑之色。

“天才?我看你也就是一個蠢材而已。”方辰厲聲道。

如果是這具身體的原主人,斷然不敢說出這樣的話,但是現在,這具身體是方辰說了算。

方辰的性格,冇有原主人那麼懦弱,彆人侮辱他,他要百倍侮辱回去,這就是他的原則。

而且,方辰也是有所依仗的,自己的煉身拳達到了四重,雖然境界還冇有突破,但是也是遲早的問題。

現在的他,已經初步的擁有了兩牛之力,就算對上李俊,也能夠全身而退。

果然,聽到方辰的話之後,李俊憤怒了。

“好,好,好,方辰,我要讓你知道,你口中的這個廢材,是如何擊敗你的。”李俊話音一落,猛地揮出一拳。

煉身拳第五重,瞬間施展出來,一股強橫的力量,直接從李俊的身體之中,彙聚在他的拳頭之上。

吼……

兩道吼叫之聲傳出,代表著李俊擁有著兩牛之力。

“方辰有點不識時務啊,自己的實力那麼弱,居然敢惹怒李俊。”

“是啊,方辰是在自找苦吃,李俊的實力,在外門之中,也算是中下水平了。”

“方辰抵擋不住李俊一拳,真是自作孽啊。”

很多弟子,都不看好方辰,認為李俊一拳就能夠轟飛方辰。

靜靜站立,方辰的眸子微動,盯著攻擊而來的李俊,眼眸之中,閃過了一絲關澤。

旋即,方辰緊握雙拳,煉身拳施展而出,全身力量瞬間爆發。

吼……

一道吼叫之聲響起,緊接著方辰的拳頭跟李俊的拳頭撞擊在了一起。

砰……

一聲巨響,一道人影瞬間倒飛了出去,眾人紛紛望去,瞬間震驚無比。

倒飛出去的,不是方辰,而是李俊,這到底是怎麼回事?

也就是在這個時候,第二道吼叫之聲響起。

眾多弟子的心中,震撼無比,這方辰分明是修出了兩牛之力。

“怎麼可能?方辰一拳轟飛了李俊?”有弟子驚呼道。

方辰收起拳頭,冷眼望著倒在地上的李俊,此時的李俊身受重傷,眼眸之中,併發著殺意。

“廢物。”

方辰說完,轉身離開,留下了震驚無比的眾多弟子。

“李俊師兄,你冇事吧?”

跟李俊關係不錯的幾個弟子,紛紛的跑到了李俊身前,擔憂的問道。

撲哧……

李俊冇忍住,一口鮮血噴湧而出,直接昏迷了過去。

……

獨立院落之中,方辰剛剛回來,就聽到敲門聲。

打開門,兩個氣喘籲籲的弟子跑了進來,仔細的打量著方辰。

“方辰,聽說你跟李俊發生了口角,怎麼樣,冇事吧?”說話的是胖子蕭山,是方辰的死黨之一。

“方辰,是不是李俊欺負你了,這狗孃養的傢夥,讓老子去滅了他。”這也是方辰的死黨,江河。

江河跟蕭山,是方辰在青鋒劍派的兩個死黨,他們對方辰非常仗義,雖然所有人都說方辰是廢物,但是江河跟蕭山從不這樣認為。

今天,正在修煉的江河跟蕭山,聽說方辰跟李俊發生衝突,生怕方辰吃虧,快速跑來。

方辰看著兩個死黨,心裡暖暖的,微笑說道:“我冇事。”

“方辰,你真冇事?那李俊會輕易放過你?”蕭山打量著方辰,問道。

江河也是盯著方辰,後者微微一笑,冇有隱瞞,把擊敗李俊的事情,告訴了兩個死黨。

“什麼?你居然擊敗了李俊?”

“方辰,你突破了?”兩大死黨臉上滿是驚喜,問道。

“隻是煉身拳達到四重而已。”方辰道。

“你小子,居然悄無聲息的突破了,哈哈。”江河跟蕭山哈哈大笑。

良久之後,江河收斂笑容,擔憂的說道:“方辰,你當眾擊敗了李俊,梁勇不會放過你的。”

“三天前梁勇就對你下死手了,這一次他必定不會放過你。”江河也是說道。

梁勇是煉氣境二重巔峰武者,實力很強,江河跟蕭山也不是其對手,故此他們也無法保護方辰。

“方辰,雖然你實力進步了不少,但是依舊不是梁勇的對手。”蕭山提醒道。

“據說那梁勇出去做任務了,半個月纔會回來,以他對你的憎恨,必定會對你出手,你要小心。”江河道。

方辰聞言,淡然一笑,道:“你們就這麼對我冇信心嗎?”

看到此時的方辰,蕭山跟江河很是疑惑,方辰彷彿變了一個人一樣,他的身上,出現了一股原本冇有的銳氣。

看到方辰那正色的臉龐,蕭山跟江河居然同時點頭。

“方辰,我們想信你,如果他梁勇敢在動你,拚了我的老命也要阻止他。”大塊頭蕭山說道。

“方辰,你好好修煉吧,有什麼事情就來找我們。”三人聊了一會,江河跟蕭山告彆。

當院落之中,隻留下方辰一個人的時候,方辰從懷中拿出了一本書籍。

一氣劍,不入流劍法,在青鋒劍派之中,屬於最垃圾的那一類功法。

“暫時隻能先修煉它了。”方辰苦笑一聲,說道。

境界冇有達到煉氣境二重之前,無法進入外門功法殿挑選功法,所以方辰隻能夠修煉這不入流的功法了。

一氣劍,也隻有方辰這種煉氣境一重的弟子修煉了。

打開書籍,方辰開始修煉。

不一會兒,方辰的腦海中,就出現了一氣劍的口訣,方辰按照口訣修煉。

就在方辰修煉一氣劍的時候,金色的心臟在此加快速度跳動了幾下,緊接著方辰的腦海中靈光一閃。

下一刻,方辰瞬間起身,手握長劍,揮舞出了一道詭異的劍光。

撲哧……

劍光出現在天空之上,隻是停留了片刻就再度散去。

而此時,方辰的臉上,充滿了激動之色。

“一氣劍第一層,我居然如此輕鬆就修煉成功了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