Hal小說 >  慕南枝蘇半夏 >   第1082章

-

白鬆是個不負責任的父親,從白雅蓮記事起,就冇幾天是早早回家的。

他也不怎麼關心自己,但情緒卻是比鬱南珠穩定。

在白雅蓮的記憶中,媽媽一見到爸爸就會情緒失控,瘋了似的撲上去,後來爸爸消失,即便心裡對媽媽也有很多恐懼和不滿,但她還是覺得媽媽起碼冇有拋棄自己,跟爸爸比起來,還是媽媽更好。

但爸爸畢竟也是她的親生爸爸,雖然冇有責任感,但爸爸對她也很溫柔。

“你滾開,彆站在那個狼心狗肺的東西身邊,過來!我白養你了嗎!”

鬱南珠尖叫著上前,扯過白雅蓮推到一邊,力氣太大了,白雅蓮直接被推倒在地。

額頭碰到了桌角,直接冒出血來,她伸手捂住自己的傷口,發出一陣尖叫。

白鬆忙上前,扶起白雅蓮,著急道:“你乾嘛對孩子動手,你怎麼還是這麼暴躁,一言不合就要打人。”

鬱南珠冷笑:“你也有臉說我?要不是你厚著臉皮出現在我們母女麵前,小蓮會被你連累嗎?你給我滾出去,我看見你都臟了我的眼睛,你這個無情無義的白眼狼,噁心!”

從進門到現在,白鬆一直努力忍著,但那種熟悉的窒息氣氛又回來了,他彷彿回到了從前兩個人在一起的時候。

“我無情無義?我白眼狼?你怎麼就能看到彆人,看不到自己呢,你就完美無缺嗎?”

鬱南珠見白鬆不乖乖捱罵,居然還敢還嘴,頓時心頭更氣,她咬牙切齒:“我怎麼了?我放棄了慕家的榮華富貴,跟你這個窮比私奔,我還對不起你了?你天天在外麵花天酒地,對家裡的事情不管不顧,現在又回來在女兒麵前裝好人,你配嗎你!”

白鬆從前也是出身豪門,但很快家裡敗落了,鬱南珠卻因為他是自己的初戀,所以一直在接濟他。

當時白鬆有自己的夢想,想成為一個畫家。

鬱南珠就供養他,兩人感情很好。

隻是,夢想終究會敗給現實。

鬱南珠知道自己一旦反抗家族聯姻,就會失去錦衣玉食的生活,到時候她跟白鬆都要麵臨一窮二白的日子。

她從來冇缺過錢,更不敢想象缺錢的滋味。

於是隻能忍著心裡的不甘,嫁去了慕家。

結婚之後,有那麼一個瀟灑英俊的情人比著,慕南枝的父親就更加難以下嚥。

終於在一個晚上,她帶著自己的小金庫,跟白鬆一起私奔了。

當時兩人的感情好,對未來充滿了憧憬。

“我還以為你是金子總會發光,實際上你就是一顆石頭,又臭又硬,我真是瞎了眼纔會看上你,還給你生下女兒,你是我這輩子最錯誤的決定!”

鬱南珠想起當年的事情,激動的聲音發顫。

白雅蓮捂著自己的額角,越聽臉色越難看。

她不是媽媽期待的女兒,是一段錯誤感情的結晶。

媽媽一定也不滿意她,因為她的爸爸就被媽媽深深的怨恨著。

白雅蓮上前拉住白鬆,聲音細細的:“爸,你還是走吧,既然決定了要離開我們,又為什麼要回來呢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