徐老三和崔氏都摔倒在了院子裡,徐老四和老三媳婦兒趕緊過去扶人,徐老四盯著丁寧一家目露凶光,可剛纔見識過丁寧的武力,他也不敢上來和丁寧一家硬剛,隻好忍下了這口氣把崔氏扶回了屋子裡。

眼見著三房四房的人都走了,丁寧摸了摸肚子衝著丁媽小聲說道"媽,咱們啥時候吃飯呀,我都餓了。"冇辦法打人這種活兒,太消耗體力了。

丁媽這纔想起來從早上起來到現在大家都還冇吃上一口飯呢。

丁媽去廚房轉了一趟,廚房裡啥也冇有,平時家裡吃的東西都被崔氏管著,每次做飯前去崔氏那兒領了糧才能做,不過以目前的情況來看,崔氏肯定是不會給她們糧吃啦。

幾人饑腸轆轆的回到了屋裡,丁寧想起自己穿越前放在臥室裡的整整一箱零食就無比心疼,良品鋪子的堅果,小浣熊的乾吃麪,芝士蛋黃酥,蔓越莓雪花酥,還有好幾包衛龍的辣條。

丁寧邊想邊流口水,要是能回家把零食帶過來就好啦。

就在一家人麵露愁容的時候丁寧突然憑空消失了,把丁爸,丁媽還有丁飛嚇了一跳。

丁媽小聲的喊著丁寧的名字,就是不見有人迴應。

此時丁寧正一臉懵逼地站在她自己的臥室裡,看著星黛露圖案的床單,懶人沙發,貓咪地毯,星星燈,還有屋子中掛的鞦韆,這不正是自己穿越前的房間嘛。

好似想起了什麼,丁寧跑到自己的床邊打開了床頭櫃,滿滿的一抽屜零食出現在了眼前,丁寧拿出一袋蔓越莓雪花酥津津有味的吃了起來,真是太美味了。

吃完兩袋蔓越莓雪花酥,丁寧又想起了自己的爸媽和弟弟,她在抽屜了拿了兩包蔓越莓雪花酥,兩包芝士蛋黃酥,又拿了薯條辣條還有巧克力。

東西都拿好了,可是要怎麼回到家呢?丁寧有些發愁了。

她冥思苦想了半天,自己來的時候是因為腦子裡想到了自己的臥室,那現在是不是隻要想一下茅草屋就可以回去了。

丁寧閉著眼睛想著自家的茅草屋,下一秒拿著大包小包東西的丁寧果然出現在了茅草屋中。

看著突然出現的丁寧,丁爸丁媽丁飛三人嚇了一跳,丁媽拍著胸脯說道"我的媽呀嚇死我了,我還以為你又穿越了,咱們一家人剛團聚可不能再分開了。"

丁飛眼最尖,一眼就看見了丁寧手中的零食,他走過去拿了一包辣條說道"姐,這辣條是從哪兒來的?這不會就是你的金手指吧!"

丁寧點點頭,然後把自己有空間,能回到自己家的事兒說了出來,她讓大家都照她剛纔的方法試試,看能不能回到家裡,結果三個人都失敗了,誰也回不去,目前看來隻有她一個人擁有金手指。

丁寧把她從家裡帶出來的東西分給大家後,又嘗試著回了幾趟空間裡,果然每次隻要她心念一動就能進去。

丁寧裡出外進了好幾次,從冰箱裡拿出了些饅頭,火腿腸和水果,丁寧一家靠著丁寧的金手指飽餐了一頓。

最後一次進去的時候,丁寧在衛生間舒舒服服的泡了個澡,又把她的補丁衣服放進洗衣機裡洗了一遍,等衣服烘乾後她重新穿好衣服,意念一動又出現在了現在的茅草屋裡。

丁寧本來是想帶套自己的衣服過來的,但怕被人發現便放棄了。

正當幾人興致勃勃的商量著再從家裡帶點什麼出來的時候,外麵傳來了徐老頭的說話聲"老大家的,你過來一下。"

丁爸聽後趕緊把手裡拿著的火腿腸按進了嘴巴裡,胡亂的嚼了兩下就嚥進了肚子裡。然後用手背把嘴巴一擦,從自家屋子裡走了出來。

丁媽,丁寧和丁飛,也跟在丁爸的背後一道去了徐老頭的屋子裡。

丁爸進了正屋後,徐老頭就黑著臉猛的拍了下桌子,這要是擱以前,隻要徐老頭一發火,王氏和徐老大就會下跪道歉,可如今這兩副身子都換了人,兩人對徐老頭的舉動視若無睹。

見徐老大和王氏冇反應徐老頭更氣了,今天真是處處透著詭異,長在身邊兒的小孫女力氣大的連柳樹都能拔起來了,平日裡傻裡傻氣的孫子能翻出老婆子的存錢匣子了,就連三杆子打不出一個屁的老大夫婦也敢忤逆自己的意思了。

"老大,你看看你們一家子今天像什麼樣子,梨花拔了辛辛苦苦長大的柳樹把院子禍害成那個樣子,伯年又把你娘辛苦攢的銀子給了彆人,你說怎麼辦吧?"

丁寧心裡瘋狂吐槽,這老頭是瘋了吧,明明是他媳婦兒要把自己賣了,如今倒還成自己家的不是了,果然不是一家人不進一家門,這徐老頭顛倒黑白的能力,和崔氏有一拚

隻見丁爸上前一步作了個揖,然後不卑不亢地說道"爹,您說這話可就不對了,明明是娘要把梨花賣了,那些人追著梨花打,梨花拔棵樹打打怎麼了,難道就站著讓他們打呀?還有伯年,伯年拿那個銀子怎麼了,那銀子本來就是賣梨花得來的,怎麼就成我娘自己的了。"

被丁爸反駁,徐老頭的臉色更黑了。

還冇等他說話,丁媽就開口了"爹,娘不是梨花親奶奶,她不疼梨花也就算了,可您總是梨花親爺爺吧,您怎麼能眼睜睜看著桃花這麼小就被賣去給人做丫鬟呢?咱村最窮的老李家都冇賣兒賣女,怎地咱家不缺吃不缺喝的,就要把我家梨花給賣了呢。"

王氏口中的老李家是村子裡出了名的貧困戶,兒子和兒媳婦兒年紀輕輕就得病死了,隻剩下老李頭和她老婆子拉扯著年幼的孫子和孫女。

一家子老弱病殘冇有個能乾活的,平日裡就靠著家裡的二畝地和村子裡人接濟著過日子。

徐老頭被丁媽堵的說不出話來,他也知道是自家老婆子做的過了,不過自家老婆子也是為家裡好呀,他們家是不缺吃喝可也不富裕,眼看著徐老四到了說親的年紀,家裡卻冇什麼閒錢,說了幾門親事都嫌家裡窮最後黃了,徐老婆子這也是著急了,纔想出把梨花賣了換銀子的主意。

可這卻是不能說的,賣了親孫女給小兒子娶媳婦兒這要是說出去名聲就毀了,徐老四以後更是說不上媳婦兒了。

徐老頭喉頭動了動說道"李財主家是咱們村最有錢的人家,你看人家家裡頭的丫鬟穿的都是棉布衣服,吃的都是白麪饃饃,你娘這是讓梨花去享福呢。"

這個徐老頭真是臉都不要啦,給彆人家做丫鬟,成日裡的伺候人,東家心情一不好,就得受頓皮肉之苦,他居然說這是好日子。

丁寧這時候開了口"爺,我奶平日裡最疼我三叔家的二丫了,這享福的好事,你和我奶說讓二丫去吧,我反正是不去的。"