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大膽謝瑤!你在做什麼!”皇帝的臉色已經陰沉得幾乎可以滴出墨汁來了。

他覺得自己被謝瑤耍了!

謝瑤並冇有下跪謝罪,也冇有為自己狡辯,還在繼續用人工呼吸救著靖王。

“她這樣喪心病狂的行為簡直是有傷風化!傷風敗俗!無恥下流!玷汙了靖王殿下!”宋貴妃驚恐萬分地尖聲道。

“來人,將謝瑤拖下去,五馬分屍!”皇帝氣得整個人都忍不住搖搖欲墜,咬牙切齒地喝斥道。

就在這個時候,謝瑤總算是察覺到靖王殿下緩緩呼吸了。她鬆開了靖王,整個人頹然坐在地上,額頭上滿是淋漓大汗。這做人工呼吸也是個力氣活啊。所以上輩子自己剛學醫的時候導師就說了,一定要保持良好的體能。

“陛下,剛纔不是說好了嗎?臣女要是救活靖王殿下,就算將功贖罪了?靖王殿下已經恢複呼吸了,等會就那能醒過來了,不過還需要服些清熱解毒的方子。”謝瑤喘著粗氣說道。

“死到臨頭了,你竟然還在胡言亂語!靖王要是活了,朕將頭割下來給你當球踢!”皇帝被謝瑤氣得不輕,叉著腰,覺得自己呼吸都有不穩了。

然而,旁邊的竇太醫卻看出了一些門道來,他猛地上前,給靖王把了把脈,又探了探他的鼻息。他不可置信卻又驚喜萬分道;“陛下!靖王殿下,真的活了!真的活了!呼吸平穩了!”

皇帝:“......”能不能改一改君無戲言這幾個字?他剛纔隻是開玩笑的。

“神醫啊!謝小姐,想不到你年紀輕輕的,竟然有如此神技!你能不能收了老夫當地子,將剛纔那個救人的法子傳授給我——”剛纔還對著謝瑤嗶嗶賴賴的竇太醫竟然當即就跪了下來,要拜謝瑤為師。

“起來吧,等我有空了就教你,你都一把年紀了還拜我,這是要折壽的。”謝瑤也冇有計較他剛纔的出言不遜,沉聲道。

“謝小姐這手法真乃妙手回啊!令人歎服啊!”竇太醫一邊讚歎,一邊上前扶起了癱軟的謝瑤。

這麼一來,宮宴上的人都震動了,紛紛不可置信地看著謝瑤。這謝家小姐,還真是真人不露相啊!竟然有活死人的本事!

然而,謝思柔和清寧侯夫人去恨得一口牙都要咬碎了。

“不可能的!她根本就不會醫術,我們整天住在一個屋子中,我都不知道她什麼時候學的醫術!說不定她是故意給靖王下毒,剛纔就是給靖王殿下服下解藥了,藉此邀功的!”謝思柔冷聲說道。

清寧侯夫人也頷了頷首,道:“的確,我這個女兒並冇有學過什麼醫術,剛纔她都那樣輕薄靖王殿下了,完全可能是給靖王殿下喂解藥的。”

這話一出,謝瑤都直接氣笑了。

她一個箭步衝了上去,猛地將剛纔用剩的銀針就撚到了手上,然後一把紮在了謝思柔和清寧候夫人的啞穴上。

“我會不會醫術?你說我會不會醫術?我學醫術用得著讓你們知道?你們平日裡頭苛待我,整天不讓我做這個做那個,恨不得我當個透明人,又怎麼會讓我學醫術?”

謝思柔和清寧侯夫人見到謝瑤這副囂張不已的樣子,簡直差點氣個半死。

她們想要出言痛罵謝瑤一頓,但是不管怎麼努力喉頭就是發不出一絲一毫的聲音。

清寧侯夫人甚至狠狠掐了幾下自己的脖子,還是不能發聲。

“謝小姐紮了你們的啞穴,你們是不能開口的,而且謝小姐的紮針方法很奇妙,隻有她的力度可以拔開,彆人拔開銀針的話,說不定你們真要變成啞巴,治不好那種。”化身為謝瑤小弟的太醫好心地解釋道。

剛要伸手自己拔掉銀針的謝思柔生生頓住了動作,目光含淚,驚慌失措地看向了清寧侯。

清寧侯麵如寒霜,冷冷地看著謝瑤,冷聲斥責道:“謝瑤!你胡鬨什麼!還不給你母親和妹妹解開?”

謝瑤這才冷哼了一聲,拔掉了銀針。

清寧侯夫人被這麼多貴夫人和千金小姐看到這醜態,心裡頭簡直是狠毒了謝瑤。

她拔高嗓音道:“哪怕你救回了靖王殿下!但是你給靖王殿下下藥是事實!你死罪可免,活罪難逃!”

清寧侯夫人這話一出,皇帝身側的宋貴妃也附和道:“侯夫人說的不錯,這事兒就是謝瑤鬨出來的,她一個姑孃家,已經有了婚約,竟然還妄圖勾引靖王殿下!將她亂棍打死都是輕的了。必須嚴厲懲治,要不然難正風氣!”

說起來話長,清寧侯夫人本是一個小官的女兒,當初是嫁給清寧侯為妾的,但是後來她的妹妹一躍爬上了枝頭成為貴妃,她身份也就水漲船高了,成為了正式。

是原主的娘,更是無聲無息就過世了。這裡頭貓膩大著呢。不過眼下,還是保住小命要緊。

“貴妃說得對,謝瑤!朕問你,你你不是有婚約在身嗎?為何要給靖王殿下下那種虎狼之藥?”皇帝看向了謝瑤,沉聲說道。

謝瑤腦子轉的飛快,當即不緊不慢道:“回陛下,臣女並非故意給靖王殿下下藥的,這藥,臣女本是要下給臣女的未婚夫趙清遠,趙世子的。”

這話一出,下麵的大臣和家眷都忍不住低聲議論了起來。

“這冇娘教的孩子就是不要臉啊!竟然給自己的未婚夫下藥!”

“就是啊,這是有多恨嫁?”

“趙家也是倒黴,竟然攤上這麼一門婚事——”

然而,就在眾人話音未落下的時候,謝瑤卻不緊不慢道:“我下藥,時因為我的未婚夫跟我的妹妹勾勾搭搭,兩人已經有了首尾!我不想再拖下去,所以我打算給他下點藥,讓他跟我妹妹的事情暴露出來,我好順勢退婚。”

“謝瑤!你胡說八道什麼!你竟然如此汙衊我的清譽!我跟你有什麼仇什麼怨?我不活了!”謝思柔想不到謝瑤竟然知道了她跟趙清遠的事情,還當眾說了出來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