眾人聽到楚雲的話,頓時愣了一下。

“小龍蝦是什麼?”

“冇聽說過。”

楚雲愣了一下,疑惑的說:

“怎麼,你們冇見過小龍蝦嗎?那蝦總該知道吧?”

群臣搖了搖頭。

霍邱皺著眉頭說道:

“不管什麼龍蝦,此物突然出現,致使水田受損,聖上若是無法解決,那就請下旨傳位吧!”

楚雲冷笑了一聲說道:

“不就是小龍蝦嗎?朕告訴你們,這東西,能吃!如果這些龍蝦的數量足夠,絕對可以拿來緩解饑荒。”

霍邱聞言頓時哈哈大笑。

“這東西身披堅甲,打死半天就立刻發臭。”

“而且有人試過,這東西滿是土腥味,根本無法下口,如何能吃?”

“聖上你怕不是在跟我們說笑!”

“這種何不食肉糜的話,可是要讓天下人恥笑!”

長孫閔也皺著眉頭,湊到楚雲身邊說道:

“你若是想不到解決的辦法,可彆亂說!”

楚雲完了搖頭,衝著霍邱說道:

“朕說能吃就能吃!”

“你要是不信,讓人快馬加鞭送上十幾斤回來,朕告訴你怎麼吃!”

“這東西不僅能吃,而且很好吃!”

霍邱冷笑了一聲說道:

“不用快馬加鞭,皇城周邊的水田也有,我這就讓人帶一些回來!”

“來人,速速讓人去抓一些回來!”

楚雲連忙說道:

“要活的!”

霍邱看了一眼楚雲,沉聲說道:

“聖上,就算這東西能吃,你又要如何緩解這兩處天災?”

楚雲瞥了霍邱一眼,坐回龍椅說道:

“朕自有妙計,何需跟你彙報?”

霍邱冷笑了一聲,轉頭離去。

其餘群臣也紛紛拱手退去。

看著他們對楚雲冇有絲毫尊敬的樣子,長孫閔在一旁恨得牙癢。

可看到楚雲一臉感動的看著自己,頓時皺著眉頭說道:

“你知不知道這事有多嚴重?”

“霍邱為什麼拿出一個月的期限?這不是給你時間解決三件事,而是要給他自己留時間準備造反!”

“還有!我做這些不是為了你,是為了我自己!為了我的家族!”

這番話給楚雲澆了一頭冷水,也給自己提了一個醒。

皇家冇有親情!

想自己一個熟讀曆史,看過幾千集宮鬥劇的高材生,還能破不了局!

楚雲此刻徹底冷靜了下來,自己分析目前的局勢。

“要不我們先下手為強,剷除霍邱及其黨羽?”

長孫閔一臉冷漠的說道。

楚雲搖了搖頭,坐回龍椅之上,冷靜的分析道。

“到底是個婦人,頭髮長見識短!”

“霍邱他們冇有直接動手奪權,而是光明正大的廢帝為了什麼?”

“他們順應民心,要廢掉我這個昏君,然後自己順利登基,名正言順!”

“我們若殺了他們,必將被天下人不恥!到時候隻怕更糟!天下大亂!”

楚雲此時哪有之前慌亂不堪的樣子,沉穩冷靜。

長孫閔美眸中露出一抹訝色,下意識的問道。

“那我們需要怎麼辦?”

楚雲思忖了片刻說道:

“未必是必輸局麵!”

“今日朝堂之上來的臣子隻有半數,也就是說有一半冇來的。”

“想來應該是我三年不理朝政,放權於奸臣,讓一些肱骨老臣寒心,不願看到皇權傾覆,都冇來,這些人可以爭取!

“還有那些被霍邱坑害身陷天牢的臣子,他們都是能臣,均能信任和啟用!”

“今日來的這一半,小部分目光惴惴,都不敢抬頭看朕,想來也是些牆頭草,可以爭取!”

聽完楚雲的話,長孫閔兩眼放光,說道。

“大雪龍騎主帥是我兄長,神威軍主帥又與我們家族交好,我們可以調派他們回都勤王!”

楚雲卻是搖了搖頭,說道。

“來不及!從西北趕回來,大軍不吃不喝最快也得一個半月,這不現實,加上輜重的情況下,最快也得三個月!”

長孫閔吐了吐紅舌,她算的是通訊兵的速度,卻忽略了輜重,也是犯蠢了。

她美眸熠熠的看著楚雲,皇上長居宮中,他是如何懂得這些事?

“現在當務之急,就是拉攏那些忠於皇權的臣子和中立臣子,得到他們的支援,未必是敗局!”

“隻不過......如果我若冇拿出點真本事,讓他們看不到希望,他們未必會出手。”

“若是霍邱給的三件事,朕能夠完成,恰好可以用來做拉攏他們的籌碼!”

楚雲此番分析,讓皇後眼中大放異彩,這還是那個驕奢淫逸的廢物皇帝嗎?

話音未落,就見群臣再次上殿。

長孫閔連忙止住話。

就見霍邱帶著十幾名甲衛,手裡都提著幾個竹篾編製的魚簍。

霍邱冷眼看著楚雲,毫無尊敬的說道:

“聖上,怪蟲已經帶到,請聖上為臣等解惑,這東西究竟怎麼吃!”

楚雲撇了撇嘴,站起身走下龍椅,看了看那魚簍裡的小龍蝦。

一個個都有一掌大小,色澤深紅,看起來就有很多肉。

“田裡都是這麼大個的?”楚雲興奮的說道。

那甲衛連忙說道:

“還有一些更大個的。”

“京城附近的水田差不多都是這麼大,但是據說南方水田裡出現了手臂那麼大的。”

楚雲聞言頓時大喜。

這東西,個頭越大肉越多,這已經不能稱作是小龍蝦了,簡直就是大龍蝦!

楚雲笑著說道:

“通知禦膳房,準備蔥薑大料,八角茴香之類,看朕給你們露一手!”

“愛妃,來,給你看看朕的手藝!”

長孫閔眉頭微微一皺,跟著楚雲向禦膳房走去。

做小龍蝦的工序,楚雲早就從原來世界的短視頻上看了不知道多少次。

全部工序都可謂是信手拈來。

他脫下龍袍,挽起袖子,把那些龍蝦倒在一個大水缸裡,拿出刷子一點一點將龍蝦刷乾淨,熟練的去除蝦線。

“這東西身體裡帶有一種名叫弧菌的細菌,死了以後弧菌會快速繁殖,肉就變苦變臭,這時不僅不能吃,反而還有毒。”

“所以,要趁它活著的時候直接煮,這樣才能抑製弧菌滋生。”

“看見冇有,這個是蝦線,也就是龍蝦的腸子,不去除的話,不僅不乾淨,而且會有濃重的土腥味。”

楚雲一邊動手做,一邊跟群臣說著龍蝦的清洗方法。

那些禦膳房的大廚都目不轉睛的看著楚雲的動作,生怕漏了一點。

霍邱更是眉頭緊皺,看著楚雲的動作這麼熟練,他竟然生出了一絲心虛。

處理完龍蝦,楚雲站起身說道:

“起火!”

“這東西,可以蒸也可以煮,不過這裡廚房調料不全,蒸的話不太方便,就煮吧!”

說著,把龍蝦扔到鍋裡,蓋上鍋蓋,又扔了一些調料下去說道:

“行了,等著吧!”

群臣見狀頓時紛紛湊到霍邱身邊說道:

“太傅大人,這......該不會真的能吃吧?”

“那麼硬的甲,跟石頭一樣,怎麼吃?”

“可是看聖上好像煞有介事的樣子......”

霍邱瞥了他們一眼,沉聲說道:

“不論能不能吃,一會兒都不能給我露出一點能吃的樣子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