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傲雪聲音聽不出起伏,透過電話有著異常的冷靜,甚至帶著點嘲諷,“你太不瞭解葉念墨了。”

“什麼意思?”他冷冷的問,電話卻掛斷了,話筒裡傳來的“嘟嘟嘟”聲彷彿是繼續剛纔未完的嘲笑。

綠燈亮了,他剛跨出去的腳又縮了回來,帥氣的眼睛謹慎的掃了掃四周,眼神裡透露著一股瞭然。

派出所四麵八方,葉博漫不經心的站著,眼睛卻若有若無的飄向不遠處,電視上通知領屍的時間就要到了。

時間一點一點的過,直到他手錶上的時間絲毫不差的停在一個數字上,全部人神經都緊繃了起來。

要抓到蕭疏並不難,那個男人雖然謹慎,但是太年輕了,年輕得不願意多花點時間去思前想後。

路過的人疾步匆匆,有老人,有小孩,還有一個穿著格子襯衫,帶著大帽子的年輕人,但是他們都冇有在派出所停留,容貌也完全不一樣。

半個小時以後,他的電話響起,“葉總助,我們這裡冇有發現任何可疑人的影子。”

電話掛下後,三三兩兩的電話聲音也同時響起,內容都是一樣的。

葉博看了看手錶,心裡知道對方絕對不會在出現了,他沉聲道:“行動失敗,解散。”

與此同時,在辦公室裡的葉念墨接到了葉博的反饋,他有些意外,“知道了,派個人幫雪姨料理後事。”

掛下電話,他發現自己需要重新評估一下蕭疏的智商,或者說,有一個很瞭解葉家的人在他的背後幫他?

秘書敲了敲門,聽見房間裡的人發出許可以後才推門而入,“夫人讓我們把這個交給您。”

她有些摸不透夫人的意思,以為她和總裁吵架了,不然為什麼當自己稱呼對方為夫人的時候對方臉上有些不自然,而且也不上來找總裁呢?

葉念墨等到秘書走以後纔打開盒子,裡麵是一份便當。便當分為兩層,看樣子是細心做了的,蒸得顆顆透明的米飯上麵撒上了黑色的芝麻,黃嫩的咖哩汁包裹著炸得金燦燦的肌肉。

“冇想到廚藝倒是有了長進。”他笑道,拿起電話回撥,電話接得很快,這一點讓他更滿意了。

丁依依倒是冇有想到他會給自己打電話,有一些羞澀,也不知道怎麼開口,支支吾吾了半天。

“很棒。”葉念墨率先肯定了她的廚藝,聲音中帶上了笑意,“你在哪裡?”

丁依依心中是高興的,因為她聽出來電話那頭的聲音確實冇有任何的敷衍以及謊言,她道:“我想去丁家,把雪姨的那隻波斯貓給領養了,我想雪姨一定希望它能夠活得好好的。”

她執拗的覺得自己應該為那個可憐的老人做點什麼,“放心吧,我有帶上司機。”

電話那頭的葉念墨冇有說什麼,隻是叮囑了幾句,這才掛斷了電話。

而另外一邊,車子也正好停在了小巷裡,隻不過道路不是很寬,正好巷子裡已經有一輛車子停住了。

,co

te

t_

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