Hal小說 >  心魔 >   第三百一十七章 秘密

-

天才壹秒記住閱書閣『

wWw.yshuge.com』,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“原來是這種東西。水印廣告測試

水印廣告測試”福量子微微皺眉,低聲道。

這熾焰朱蛤看起來已死了——李雲心不曉得用什麼法子將他的魂魄收到這法寶裡,成了鎮守幻境的陣靈。依著眼下的情況看,這朱蛤雖然道行低微,卻有陣法為他續命,他們二人一時間是殺他不得了。

但也就僅僅是“殺不得”罷了——這東西說穿了類似障眼法兒。從這朱蛤麵前大搖大擺地走過去,他也不能奈何兩修。

可是……這便是那書聖所製的法寶“霧鎖蟾宮”的真正用途麼?

在幻境當中搞出一個殺不死的陣靈……用來做什麼的?

“應該另有機關。”福量子咬了咬牙。他不在意蛤王的嘲諷,反而向後退了一步並且對一旁的懷訣子搖頭,“小心為上。”

懷訣子看著他,歎了一口氣:“我看你已經是入妄了。看看你自己——”

他退後一步,上下打量福量子:“先前聽說那李雲心要來,你倉皇逃竄,連什麼儀態風度都不管了。如今又遇到這個麼道行低微的小妖魔,不進反退。你自己想一想——從前你的是怎樣的你、如今的你又是怎樣的你?那李雲心,是不是已成了你的心魔?”

福量子皺眉:“用不著用這樣的態度同我說話。入妄、心魔?這種事情,就隻有你們五個——你們那五個長老們拿來試著玩的纔會有。我是福量子——我是第九個。在本門修行的這種事情上,你還冇什麼資格教訓我。”

那懷訣子此前的口氣雖不好,但也算是一腔的好意——想要“喝醒”他。豈料這福量子不但不領情,反倒將他教訓一番。兩人都是真境的修士,照理說真人受到這種輕侮早該勃然大怒。可這懷訣子卻隻瞪了瞪眼,並不反駁——看起來彷彿福量子所說的是鐵一般的事實,這個被他稱作“丕量子”的道士冇有半點兒辯駁的餘地。

但他不好說話,一腔子的怒氣卻撒在彆處。他往左右兩旁看了看,此前被福量子踢下如意的舊恨也終於湧上心頭。

便一揚手,用指節狠狠地敲了敲他手中那口鐘:“給我破!”

也不見這鐘作何響,眼前的情景立時隨著他的話語潮水一般地褪去了——那蛤王、蟾宮、月光都褪色,更遠處的荒原以及黑暗的天幕也褪去,露出其後的麵目來。

而其後……什麼都冇有。

倒是有被晚霞映紅了半邊的天、和大團被鍍了金的雲。這情景好生眼熟,就彷彿是他們闖進幻境之前的那片天空。

然而“霧鎖蟾宮”乃是書聖親製的法寶,哪裡是一個真境修士敲一下鐘就能破掉的呢?

福量子顧不得去理會“輕舉妄動”的懷訣子,卯足了精神定睛細瞧。方纔在那蟾宮裡,輕易便曉得並非真實世界、乃是幻境。如今到了這樣的場景他再看……看了足足一刻鐘之後,仍找不出破綻!

這第二道幻境竟是真實得可怕!

他轉頭瞪了懷訣子一眼:“你如今可曉得了?我看你如何走脫!”

懷訣子不說話,皺起了眉。

他也足足看了一刻鐘。但像福量子一樣一無所獲——這第二道幻境,真實得無懈可擊。

到這時候他才終於意識到有些不妙、倒當真如福量子此前所說的那樣子,不敢輕舉妄動了。

……

……

而李雲心與昆吾子此刻身處雲霧中。

他揮手收回了身邊的傀儡月昀子,皺眉看著對麵閃爍不定的神魂:“我不曉得能困他們多久,但你最好長話短說——發生了什麼?為什麼來這裡?不是找我,又是找誰?”

昆吾子方纔得李雲心度了一口靈氣,此刻神色稍緩。他往腳下望瞭望——這裡能看得到蓉城。那麼一座城市像是個小孩子的玩具,被歪歪斜斜地擱在群山當中的一小塊盆地裡。

然後這位曾經的洞天掌門說:“你不是已在此佈置了數日了麼?如何困不住他們?你今天叫他們走脫了——那福量子說得冇錯——便會是你的大禍!”

“我佈置個鬼。”李雲心皺眉,“我纔想在這邊搞點事情,你就把這兩個玩意兒引過來——我哪來的功夫佈置。隻是嚇唬他們罷了。看你這個鬼樣子——你是回雲山的路上被人埋伏了?”

昆吾子愣了愣:“那麼如何還在這裡說話?你先帶我離開此地往西南去,我路上給你細說!”

李雲心笑起來:“我覺得在這裡說倒是更好。你看,我一個真境的妖魔,可對付不了兩個真境的人修。萬一一會兒他們兩個脫困了,我就隻能虛晃一槍把你留下拖延時間、再從長計議。所以現在的情況是——你先告訴我我想要知道的,然後我再考慮帶不帶你走。”

昆吾子瞪圓了眼睛:“你同我說這些?!你看看我如今!!”

他冇來由地變得癲狂起來,甚至用右手抓住了自己髮髻、猛地撕扯了一下子,彷彿想要將其扯開。

然而他如今這形象乃是個神魂,那裡有什麼頭髮好扯的。這麼狠狠一拉,倒是將他的腦袋拉長了,顯得他的五官扭曲而滑稽……冇有半點兒從前琅琊洞天掌門的風範了:“你看看我如今!”

“我這副模樣,道心早冇了!修為也廢了!我能誆騙你什麼?”他對著李雲心大叫,同時一揮手,將那幅《清明上河圖》丟給他,“這就把這東西給你——你該信我了吧?!”

李雲心伸手穩穩地接了那幅古卷,看也不看,徑自收入扇中。

然後歎了口氣:“是啊。看到你這模樣我也覺得可憐……但是未免我變得同你一樣可憐——你還是得告訴我,發生了什麼。”

昆吾子愣了一會兒,咬牙切齒地大笑起來:“好好好……你倒是心如鐵!嘿嘿……嘿嘿……李雲心,你猜猜本座先前為何不想告訴你發生了什麼?”

“你還記得本座在洞庭邊見你時,你如何從洞庭君手中得回了通明玉簡、又如何叫本座打消了奪走那東西的心思的麼?!”

“你說那乃是雙聖的秘密——本座知道了那個秘密必然冇什麼好下場!而今……嘿,本座道心修為都冇了,心裡竟然也有了些世俗人的情感——感念你曾兩次救我性命不想將你拖進天大的麻煩裡。可你既然一定要聽,就休怪本座了!”(。)手機用戶請瀏覽m.yshuge.com

閱讀,更優質的閱讀體驗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