Hal小說 >  心魔 >   第七百八十七章 兩擊

-

天才壹秒記住閱書閣『

wWw.yshuge.com』,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但與麟龍那裡相比是極淡的。水印廣告測試

水印廣告測試該是從天空的濃雲當中發散出來的。然而這正意味著萬年老祖,實力之強悍遠超煉化之後的麟龍與琴君——眼下他所感受到的,正是從萬年老祖的神魔之軀當中逸散出來的些微冥氣,卻已經籠罩了蓬萊,能夠被人覺察了!

上千年與數萬年積累而來的差異,到如今可見一斑了。

李雲心謹慎地運起神通往遠處掃視。在暗沉沉的黑夜裡,瞧見蓬萊島主峰之上的那座殿堂。殿堂之內亮如白晝,如今從外麵向裡麵看,卻是一絲光亮也無。彷彿一頭巨獸,暗沉沉地伏在山頂之上。李雲心掃了一眼,打算遁入夜色往主峰中去。

但剛將目光移開,又輕輕“咦”了一聲,再轉過去。剛纔那一瞥,似乎瞧見大殿的陰影之上有什麼東西在動。實際上如今大殿被裹挾在一團陰影裡——無數的巨木、亂石,正一股腦兒地往殿上砸過去。但有靈灌注,他的眼力極好。因此發現一點不同尋常的事情。

在大殿的東北、西南角,正有東西緩緩地向外探出來。探出來的東西,看著粗短,甚至冇有在風中狂舞的巨木大。可在一片毫無規律可循的舞動陰影之中,也算是能夠引起李雲心的注意的了。

他在心中想到一件事。如果是平時看到這種情景——在這樣的地方——是斷不會往那件事情上去考慮的。可剛剛見識過清水道人的本領,他覺得自己想的,或許是真的。

因此停下腳步,暫冇有飛掠而上。

此時萬年老祖的幻象仍在雲層之上咆哮。彷彿一頭暴怒的猛獸,在自己的領地之中昂首長嘯。剛剛現身的時候說話還算清楚——雖然在李雲心看來有點兒蠢頭蠢腦。但到了這時候,雖還仍在大叫,聲音卻模糊不清了。話語被裹挾在巨大的風聲當中,隻偶爾才能聽到簡短的句子或者字眼兒。

李雲心趁機凝神聽了一會兒,意識到無非是在恐嚇、威脅罷了。

於是他猜測真正的萬年老祖,或許還冇有煉化成功。隻是知道麟龍已死,又知道清水道人到了蓬萊,其他人也“落了網”,因而現了這個凶狠的模樣,要將諸人震懾一番。可即便是這種程度的分身,所帶來的威壓也足夠叫人膽寒的了。

他想到這裡的時候,忽然在烈風中聽到清水道人的聲音。

“老祖,我猜你還未競全功。這個時候出來招搖,不怕壞了自己的大事麼?”

“我勸你這幻象速速退去,有事我們從長計議。不要為了一時意氣,壞了自己數萬年的修為!”

她的聲音尖細。在呼嘯的風聲當中彷彿一根牽著風箏的細線。雖看起來隨時都會斷掉,但仍扶搖而上,叫每一個人想聽的人都聽得清楚。

這時候的語氣,與在殿中時的語氣不同了。那時候雖還鎮定,可底氣不足。但如今的鎮定當中再有三分沉穩,似是有所倚仗了。李雲心推斷她該是已經進入了龍島。他不知道自己所做的決定會不會叫自己後悔。但正可以趁機這個機會,看看清水道人能做出什麼來。

依她如今的口吻看,倘若這幻象不退,依舊大逞淫威,清水道人便要出手了。

他忍不住又盯著自大殿東北、西南角探出的兩根細管,看了幾眼。

萬年老祖的聲音隨即從濃雲中傳來:“哈哈哈……就是……出手……好叫我瞧……到底有什麼本領!”

比此前略清楚了些。依著聽到的幾個詞語,便不難猜出他的心意。李雲心認為自己又確認了一件事——在萬年老祖看來,清水道人比他的威脅要大。比擁有一個大聖一般的太上助力的威脅要大。因而才迫不及待在此地現身……目標不是他,而是清水道人!

萬年老祖說了這話,李雲心本以為清水道人還會同他再計較幾句。

但隨即看到從蓬萊大殿中探出的那兩根細管上,泛起微微的熒光——這是他前一瞬間的印象。

到了下一瞬,在他的頭腦來及思考那熒光意味著什麼之前,蓬萊大殿所在的山峰之巔忽然大亮!

彷彿夏季正午的驕陽直接從山峰之中躍起,炫目的閃光叫李雲心這樣強大的存在也短暫失明。但他很快以靈力護體,調整過來。正瞧見兩道強光穿過烈風,直冇入天空之上的雲層!

那濃雲本是黑的。是因為一輪弦月在後,才現出個人臉的輪廓來。但到了這一刻,一直延伸到海天相交處的雲層忽然變成了火紅色,彷彿有人在天上點了一把火、而那雲又遇火即燃,燒成一片了!

光亮的軌跡本不可見。但狂風當中有許多自蓬萊島上捲起的土石、巨木。兩道強光撕裂空氣的時候叫那些東西也燃燒了起來。因而強光雖逝,卻在空中留下兩道火紅的軌跡,仿似兩柄從地上插入雲層的長矛!

李雲心感受到可怕的力量。不是來自於萬年老祖,而是來自於那光!

天地之間響起一聲怒吼。滾滾聲浪自雲山轟下來,登時驅散了狂暴肆虐的風,卻將它們往下猛地一壓!

好像有天神在天上狠狠砸下一拳——整座蓬萊島似忽然矮下去三分,接著……轟然爆響,海量的泥沙土石倒飛上天!島嶼上原有許多高聳的山峰。到這時候,山峰皆被剝去了一層皮。最外圍的土石全被氣浪轟散了,任何在歲月中積澱在這島上的東西,全被剝離開來!

萬年老祖在雲層中怒吼:“你——”

但蓬萊道正中心的主峰上,那一座依舊完好的大殿中再次爆發光亮。又是兩道強光直入雲層!

蒼穹震動,諸洋沸騰。因這一擊,空氣都變得粘稠、發白,好像被壓縮到了極點。高空之上的雲層登時散了個乾乾淨淨,重露出一鉤弦月來!

蓬萊島外,唯有李雲心還能立足。但他的雙腳也已經深深地嵌入地麵了。

整座蓬萊的真實露麵暴露在月光之下。

李雲心抹去臉上的煙塵,瞪著眼睛看遠處、再看腳下,倒吸一口涼氣。手機用戶請瀏覽m.yshuge.com

閱讀,更優質的閱讀體驗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