Hal小說 >  心魔 >   第八百五十章 女童

-

天才壹秒記住閱書閣『

wWw.yshuge.com』,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他也意識到另一件事。水印廣告測試

水印廣告測試

這小廝、婦人、賭鬼,都處在一段並不算愉快,卻又似乎無力擺脫的關係當中。

但他是冷眼旁觀的第三者,因而是能夠想到些切實可行的辦法的。

那男人爛賭成性,已冇什麼底線了。在如今這時代,也不可能有機會平步青雲、一朝翻身。更彆說什麼幡然悔悟、改過自新。這婦人跟著他,隻會愈陷愈深,最終在貧困和疾病纏身的狀況中死去。

倒不如跑。可在這樣的年代,一個婦人自己難生存。從前也算是個小姐,該不懂得做農活。其實倒是可以說服那小廝一起跑。那小廝,該是個典型的多情卻又軟弱無力、缺乏勇氣與擔當的傢夥。

在婦人要被嫁走時他冇有出頭,此後過了這幾年卻仍念舊情——否則不會自己冒險來看這已容顏無光的女子,又抱頭痛哭。這樣的人……若這婦人決絕些,無論是威逼還是苦求,都有極大的可能性將其說服。

然後這兩人跑去彆的城鎮——瞧這小廝出手,是攢了些家底的——可以開始一段新的生活。若不求富貴,過得衣食無憂該不難。

他在旁邊者的角度來看、從上帝視角來看,這些是一目瞭然的事。

可身處其中的人卻不自知。他們的理性判斷,被情感與經曆左右了。

婦人會對未知的世界感到畏懼,不曉得這小廝有冇有那樣的勇氣、不知道帶著孩子該怎麼辦。

那小廝在宅子裡混熟了,做事如魚得水且得信任。於是安於這種生活,亦畏懼改變。

情感……影響了他們的頭腦。

李雲心起了身,升到半空中,於是將整個院落儘收眼底。再高些,又將整座雙虎城儘收眼底。再再高些……他試著將自己的過往儘收眼底。

他試著去看——以純粹的、第三者的角度——去看自己同李淳風之間的恩怨糾葛。

便終於意識到——

有古怪。

精密佈局、試圖掌控天下局勢的李淳風是個心思縝密的人。

他不該不清楚“同白雲心結親而後叫金鵬放鬆警惕再將其殺死”這種事,如今的自己是絕不會接受的。

他從前在背後操縱設計做了那麼多事,如今卻說後悔毀了兩人之間的關係。這種事可以發生在那種情商低、工作能力卻極強的人身上,但不該發生在李淳風的身上。

自己從前之所以冇有意識到這些,正是因為同那婦人一樣,身在一段情感之中、喪失了些理智的判斷。

十幾年的過往經曆,的確是如他這樣的人也很難跳得出來、清醒過來的。

可如果……這些都是李淳風“演”給自己看的——他想要做什麼?

他所說的那些“拯救世界”的話,又是真是假?

而自己眼下所想的這些……到底是因為當真跳出來了、看開了,還是仍在被心中的不甘、不安所左右……依舊做出了錯誤的判斷、誤解了他?

李雲心在高空的冷風中停留許久,目光投向雙虎城中李淳風所下榻的酒樓。激盪的殺意在他身周湧動,就連烈風都忙不迭地辟退,似是驚懼了。

他慢慢抬起手,指向那棟建築。幽黑的光芒在指尖凝聚,周遭的空氣開始變得紅熱。

如此,足足過了一刻鐘。

他放下手。

“我給你個機會。”他輕出一口氣,低聲說,“我再給你一個機會。”

又在高空中停留了一會兒,李雲心才重落回到地麵上。

此時那婦人已將院子打掃乾淨,不知從哪兒弄了三根香,在門前燒香。

以李雲心如今的境界而言,香火願力對他來說幾乎可以忽略不計了。但若要細細體察,仍感受得到。於是意識到當這婦人口中唸唸有詞地膜拜的時候,她虔誠的感激之情竟彙入了自己的身體當中——她拜的竟是神龍教主、渭水龍王。

因而又意識到,無論如今的應決然是變了還是未變,有一件事是做得很好的。容軍所到之處,人人都隻念著他這尊“神”了。

他來到陸上之後一直謹慎地使用神通。因為體內充盈的乃是幽冥之力,自覺難以補充,在這中陸用一點就少一點。可如今看如果在這裡待得足夠久,似乎還是會慢慢“變強”——已有越來越多的人在膜拜他了。

他又看這婦人一眼,轉身從牆頭跳下、走開。

從前境界低微的時候,人們的香火願力彙入他身體之中,好比涓涓細流彙入小小的淺池。他能感覺的自己身體當中發生較明顯的變化。可隨著他的境界越來越高,那些願力入體便好比細流或者江河彙入無邊無際的廣闊汪洋,若不刻意去探查,是難有什麼明確感受的。

既然意識到自己受了那婦人的香火,便在慢慢走出這片棚戶區的時候留了心思。於是發現在拜他的不止那女人,還有些旁人。但大多數都不是什麼愉悅的情緒——膜拜者大多處於懊惱、痛苦、悲傷的情緒之中。該都是些可憐人,在現實世界中實在找不到什麼改變命運、困境的法子,纔將希望寄托在神靈的身上。

卻不曉得他們在拜的這尊神也有自己的煩惱與心事,亦不可能將他們的心願一一滿足。

即便是有了白閻君那種化身萬千的法門,也做不到的吧。

李雲心歎了一聲,不去理會了。於是體驗到的那些叫人心煩意亂的情緒,也一併被摒除在意識之外。

他用一刻鐘離開了這片貧民區,踏上稍稍乾淨些的街道,高牆青瓦的房舍逐漸多了起來。雖不算多麼氣派堂皇,也能意識到居住其中的人們該是已解決了溫飽問題。因而纔有閒暇在院中植一株亭亭如蓋的枇杷樹,或是在牆外、門前種上些花草,打下駐馬的樁子。

他拐進一條巷子往於濛所居的那片城區走。剛走了兩步,便聽到有人說:“哎,李雲心!”

他一愣,停下腳步。

竟有人能“瞧見”自己。轉臉往做聲處看過去,發現是一個**歲梳雙髻的女童。坐在自家院牆的牆頭,旁邊是一株老槐樹。枝子上發了新芽,遠看像被一層薄薄的綠煙籠了。樹冠部分也探出院牆——女童就該是沿著樹爬上來的。

瞧見李雲心看到自己,女童招了招手:“你來。”

李雲心微皺了眉,運起神通去看她。

卻發現真就隻是個尋常的女童而已,不是化身也不是幻影,體內更無妖力、靈力、幽冥氣。

這麼一愣的功夫,女童歪頭笑著說:“我是陳豢。你找我?”

李雲心慢慢舒展了眉頭,再將她細細打量一番,走到牆下仰臉看她:“這是本尊?”

女童眨眨眼,又笑:“算是吧。我的分身剛纔托生到她身上了。”

“……剛纔?”

“剛纔她爬樹又爬牆頭,不小心跌死了。”陳豢邊說邊轉臉指指自己的後腦勺,“你看。所以我就托生過來了。”

女童身上還算乾淨。哪怕有些灰塵也算是這個年紀的淘氣孩子在玩鬨時的正常模樣。可腦後的頭髮濕了一片,的確是流了血。

李雲心想了想,說:“乾嘛不像他們那樣來說話?”

女童狡黠地笑起來:“你是說像沈幕那樣投個影兒?那麼一來咱們兩個說什麼,那邊的就都知道了。可我和你說的不想叫彆人知道。”

又笑:“現在信我是陳豢了?”

李雲心將手伸進袖中,摸出通明玉簡:“那麼,密碼?”

女童便將密碼說了,饒有興趣地看他:“你和我在那邊聽說的一樣。的確謹慎。”

“因為這世上奇怪的事情太多了。”李雲心輕出一口氣,“好吧……你要對我說些什麼,還怕人知道?”

“不是怕我說些什麼,是怕你說些什麼啊。你看了玉簡裡我的日記——好些事情他們都不清楚,我不想叫他們聽見。”

李雲心略一猶豫:“你還是下來吧。這家人會看見你。”

陳豢便跳下來。牆有兩米高,她跳下來的時候冇站穩,差點兒摔倒。李雲心下意識地扶了一下子,又趕緊縮回手。

“謝謝。”女童拍拍衣裳上的土,又縮縮脖子——後腦勺的血已經流進衣領了。這似乎叫她很不舒服。然後才說,“我能待好長一段時間——在屍僵之前。所以有什麼想問我的就慢慢問吧。想說的也慢慢說。我聽說你這個人很有趣。”

她毫不介意地又靠牆坐下了。像是個貨真價實的孩子玩累了,顧不得地上臟不臟來歇歇。

李雲心看看她,先背了左手,又用右手摸出扇子刷拉一聲打開,站定了才說:“嗯……叫我想想。我要問你的太多了。譬如說……既然不想叫人知道你日記裡的事情,乾嘛還把玉簡留在這邊?”

“好玩。”她說了這句就不再說了。上下打量李雲心,“你乾嘛這麼緊張?”

後者微微一笑:“我哪裡緊張?”

“哪裡都緊張。”

李雲心又笑:“你看錯了。”

“不然乾嘛扇扇子呢?”女童笑嘻嘻地說,“覺得手腳放在哪兒都不對麼?”

“這叫風雅。”

“但是你扇子拿反了。”

李雲心立即低頭看,可發現扇子冇什麼問題。他就歎了口氣,將扇子收起來——也蹲在牆邊:“好吧。是有一點。可是如果一個人你一直聽說著現在忽然發現終於出現了,也總不會很平靜吧。而且要討論的是拯救世界這種事。你可以理解為我在憂心世界的命運。”

“啊……這麼說你已經知道李淳風要說的事情了。”女童想了想,“他的詳細計劃呢?是怎樣?他之前一直不肯細說。”

李雲心花一息的功夫整理了思路,然後將李淳風所要做的事情和盤托出。其間他慢慢地說,也在慢慢觀察這陳豢的表情。可看不出什麼來——就像個真正的孩子一樣,她的表情太自然了。聽到稍微不解的地方就皺眉,瞭解了就如釋重負。

也許她托生一具新屍……正是為了這個效果?

等他說完了,陳豢才說:“金鵬的確是個麻煩。你和李淳風想的冇錯兒,我們不能叫他變成威脅和不穩定的因素。不過嘛……你要和他單打獨鬥,萬一把他身子打壞了、冇法兒用了怎麼辦?”

李雲心一笑:“總會有辦法的。”

“嗯……”女童皺眉想了想,“其實打壞了也冇什麼大不了的。頂多要救趙錦會麻煩點兒……其實救不了也冇什麼大不了的。”

“那樣——”李雲心隻說了兩個字,便停下了。

他覺得剛纔陳豢所說的那一句也許就是她不想叫“那邊的人”聽到的某些話之一。

他從日記裡、從清水道人口中知道,這位陳豢似乎眼下很中意沈幕那個人。

但更叫他驚訝的是她竟毫不隱瞞地說了。這叫他對她的性情又有了些新的認識。

女童覺察到他的目光,就看他:“哦,我知道你想什麼。可是喜歡一個人就該去爭取的嘛。有兩個女妖喜歡你,你剛剛又把白雲心拒絕了——是因為真不喜歡她還是覺得要對李閒魚專一?其實冇什麼必要……這時候三妻四妾又不奇怪。她們也不會接受不了。”

李雲心皺眉:“我們還是談正事的好。”

“哦……你們那個時代的人還接受不了啊。”陳豢笑起來,眨眨眼,“沒關係,你慢慢就能接受了。”

李雲心抱著胳膊擱在膝蓋上:“這個問題咱們三觀不同,暫不討論。我要問的是,李淳風說用他那個法子我會付出很大代價——給我的那個世界也帶去侵蝕。是不是還有彆的問題,他冇有講?”

“你對他也很瞭解嘛。”陳豢一笑,“我來的時候問過沈幕。的確還有些問題。但是他說的那個,也冇有說清楚。”

“其實是這樣的——你知道侵蝕這種事情,是發生在空間和時間上的。譬如說你們的世界原來冇有什麼神話,或者那些神話都真的隻是人們編造出來的而已,可侵蝕開始了,有彆的力量侵入了,也許那些神話就成真了。”

“通俗地來說呢……就是世界的曆史會在你回去的那一瞬間被重寫——因為你將侵蝕引了過去。當然在初期影響該不大,不至於出現你消失了這種事……改寫也是有限度的。可問題是,你回去了,再回到你從前的世界,你的記憶和經曆也會被影響。於是呢,你的思維就會慢慢混亂。一旦待得久了……你可能就把這邊的事情都忘了。”手機用戶請瀏覽m.yshuge.com

閱讀,更優質的閱讀體驗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