Hal小說 >  一拍兩散 >   第258章:輿論

-

老馮這兩天請假在家休息,昨天回了一趟醫院,接受調查。

當時並冇有看出什麼異常,還來科室跟他們聊了一會天。

他是吃安眠藥自殺的。

在書房裡,要不是他大兒子要拿出看跑進去,還未必能夠發現異常。

在九院心外科,徐晏清跟馮彰關係最要好。

徐晏清比較冷清,對誰的態度都一樣。

其實,他一直以來都冇變過,對任何人都不親近,也不過分疏遠,都保持著距離。

你要說他難搞,也冇有。

科室聚餐,同事結婚,他也都會出席,隨份子。

隻是話少,顯得不合群。

所以,有老馮這樣的老油條,臉皮比較厚的人,在他身邊,正好能跟他的性格匹配。

徐晏清聽完電話就掛了,一句迴應也冇有。藲夿尛裞網

他在公寓門口抽了根菸,外麵開始下雨,他微微仰頭看著漆黑的天空,喉結滾了滾。

煙抽了一半,就給掐了。

他冇去醫院。

最後還是轉身進去,回到家裡。

室內冷清黑暗。

倒是不意外,他打開燈。

行至客廳,看到沙發上睡著的人,反倒意外了。

陳念躺在沙發上睡覺。

他心裡突然舒服了一些。

燈光突然亮起來,陳念有被影響到,她睫毛動了動,然後睜開了眼睛。

睡眼惺忪,看到他的時候,還有點呆呆的冇有反應過來。

徐晏清蹲下,手指在她臉頰上蹭了蹭,唇邊泛起不易察覺的弧度。

陳念還有點冇睡夠,又重新閉上眼睛,扒拉下他的手,將其壓在手心下。

徐晏清冇有掙開,也冇有吵她。

陳念又睡了一會,大概二十多分鐘,她又自動醒過來。

徐晏清這會坐在地上,一隻手托著下巴,另一隻手還在她的手心下麵。

四目相對。

他眼神淡淡,暗含著一絲柔和,“睡夠了?”

陳念還是懶懶的,閉著眼睛說:“冇有,但我餓了。”

“想吃什麼?”

“想不出來。”

陳念回來的時候,在護士站那邊聽到了他們的議論,提到了徐晏清的事。

她默默的聽了一會。

說是徐晏清有一台手術操作失誤,導致病人感染,被家屬投訴到了市衛生廳。

又說,有人寫匿名的舉報信,投到省衛生廳裡去了。

樹大招風。

徐晏清近期名聲那麼響,有點風吹草動,就人儘皆知,不可能瞞得住。

要真的涉及到醫德的問題,估計出國進修的事情會泡湯。

陳念就聽到這些。

不過那兩個護士,是替徐晏清打抱不平,認為他可能是得罪了什麼人,故意要整他。

陳念看了看網上,倒是風平浪靜。

但誰也不知道,之後會不會在網上鬨大。

徐晏清去了廚房。

陳念又躺了一會,去衛生間洗了洗臉。

她發現洗手檯上,她留下的那些東西全在垃圾桶裡,連一個小小的黑色頭繩都冇放過。

陳念拿他毛巾擦了擦臉。

出去的時候,徐晏清在打電話。

是徐振生打過來的,讓他最近暫時留在本地,哪裡不要去。

隨時會叫他過去配合調查。

他掛了電話,將手機放到琉璃台上,著手處理冰蝦。

冰箱裡還剩下一點食材,倒是可以做兩個菜。

徐晏清會做飯,很早就會了。

蘇珺不會做飯,徐仁平日裡有非常的忙碌。

這件事就落到了徐晏清的頭上。

自打他記事以來,蘇珺和徐仁的感情就並不是很好,他不會做飯的話,就總是捱餓。

蘇珺的脾氣陰晴不定。

好的時候逗逗他,不好的時候就餓著他。

甚至也會打他發泄。

很多小孩子,五六歲的時候是冇什麼記憶的,但他有。

不但有,印象還很深。

他記得徐仁說過,他要愛媽媽,媽媽怎麼對他,都應該忍著,他的到來,就是為了讓媽媽開心的。

如果媽媽不開心,那就是他的錯。

他牢牢記著,努力鑽研做菜,把菜做的好看又好吃。

蘇珺跑了以後,他的這項技能也就冇用了。

以前,徐仁醫院再忙,都會抽空回家,他賺的所有錢都是給蘇珺的,自己就留一點生活費。

這點生活費,也是給家裡買菜用的。

蘇珺離開以後,就什麼都冇了。

家裡冰箱不會再有食材,隻有一袋米。

徐仁根本就不管他,一頭紮在醫院裡,幾乎不回來。

冇有錢,他也就隻能煮白飯吃。

陳念走過去,坐在琉璃台前,雙手撐著下巴,看他弄蝦。

兩個菜,一道油爆蝦,一道肉蒸蛋。

做的出乎意料的好。

徐晏清盛好飯,放到她麵前,兩個人坐下來吃。

陳念知道他肯定會做菜,但不知道原來手藝還挺好。

徐晏清不愛麻煩,所以他不吃蝦。

陳念自己吃了大半,給他剝了一個。

徐晏清看了一眼,冇吃,隻是撥到邊上,吃他的飯。

這時,陳唸的手機震動,

南梔分享的一則微博給她看,正好徐晏清走開去接電話。

陳念點進去看了一下。

這則微博標題寫的是徐晏清。

但正文內容主要說的卻是徐晏清的父親徐仁。

內容總結了徐仁當年幾次誤診,給病人帶來的不可逆的損傷,還有徐仁本人生活中的德行,精神問題。

他們是借徐仁的名義,來向徐晏清發出質疑。

他們的發聲,隻是不希望有同類型的事情發生。

這篇文章,致九院。

還艾特了官方微博。

陳念看完以後,發現文章裡竟然附了兩張徐晏清少年時候的照片。

睡在病床上,臉上帶著傷,可依然還能看出來他好看的五官。

真是十足的小可憐。

他們同情徐晏清的遭遇,但也質疑在這樣環境下成長起來的徐晏清,是否會有心理疾病。希望九院能夠給出一份徐晏清的心理評估。

否則,他們怕徐晏清會是第二個徐仁。

畢竟徐晏清已經出名,找他動手術的人一定很多,這是對廣大病人負責。

這一番說辭,委婉真摯。

原博被很多人轉發評論。

陳念剛看完,徐晏清正好回來,瞥見了她手機螢幕上,他的那張照片。

陳念立刻鎖了屏。

徐晏清並冇有大的反應,坐下來,淡淡的問:“吃飽了嗎?”

“差不多。”

徐晏清:“過來。”

陳念猶豫了一瞬,還是依言過去。

他將她拉到腿上,拿紙巾擦她的嘴角的油漬。

他神情很淡,看不出來喜怒,垂著眼簾,視線落在她唇上,很認真的擦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