Hal小說 >  一拍兩散 >   第294章:藥

-

陳念一把將她推開,迅速的從沙發上起來。

徐晏清猛地站起來,瞬間又坐了回去,他眼眶發紅,看著跑向門口的陳念,厲聲道:“你敢走!”

陳念絲毫冇停。

徐晏清拿起茶幾上的菸灰缸,朝著陳念砸過去。

一下就砸到了她頭上,陳念一下摔倒,菸灰缸落在地上,因為厚重,倒是冇破。

陳念捂住腦袋,回頭看了一眼,目光堅定,咬著牙站起來,拿了徐晏清的手機,連鞋子都來不及穿,迅速的跑了出去,並反鎖了門。

不讓徐晏清能立刻就出來。

她跑的著急,連拖鞋都冇有穿。

她的頭很痛,跑到小區外麵就有些受不住。

她停下來喘氣。那碗湯,她也喝了一點,但喝的並不多。

隻是有一點頭暈,噁心。

她彎下腰,雙手掐住大腿,眼前一陣陣發黑,她看了看手掌,有血跡。

她眼睛發漲,覺得好笑,還真笑了起來。

整個人微微發顫。

緩了一會後,她朝著馬路跑過去,隨便攔了一輛車,而後打開手機,打了120。

她準確的報上地址,“對,藥吃多了。你們快點來。”

掛了電話,冇有回頭看一眼。

她用力握著手機,視線略有些模糊。

她覺得胸口發疼,呼吸都變得困難,不知道是不是藥物的作用。

應該不是,她隻喝了一碗而已。

司機看她的模樣有些奇怪,倒也熱心腸,“要去警察局嗎?”

陳念搖頭,“不用,我想去東源市。師傅,您可以直接開去嗎?多少錢都可以。”

這就很遠了。

司機是不跑長途,他把陳念送到了車站。

陳念在這邊買了一雙拖鞋,問了幾個跑長途的,有一個願意送她去東源市。

提前說好了價格,她去買了點吃的和水,就上了車。

路上,她接到了醫院的救護電話。

陳念叫他們直接撬鎖進去,電話冇有掛斷,那邊的聲音聽起來鬧鬨哄。

冇一會,就聽到門被打開。

陳念握著手機的手緊了緊,等聽到徐晏清的聲音,她才掛了電話。

她喝了半瓶水,頭暈加劇,後腦勺 的位置疼極,她不敢摸,緊繃著神經,不敢鬆掉。

她靠著車窗。

這時,手機震動。

來電的號碼,就是剛纔打進來那個。

陳念盯著出神,並冇有接聽。

救護車上,徐晏清躺在救護車上。

電話冇有打通,他一隻手壓在眼睛上,他在想給她開的那些藥,他在想她會放多少,又想到她自己也喝了一碗。

倒是不怕死。

耳邊傳來機械的女音,提醒他電話冇有打通。

徐晏清驗血驗尿,做了一些列的檢查,然後給拉去洗胃。

他頭暈的症狀比較重,上腹絞痛,一陣陣的發汗。

洗完胃。

他被安置到病房,已經有人幫他辦理了入院手續,也付了費用。

李岸浦走進病房,在他床邊坐下來。

徐晏清醒著,這會還在輸液。

白熾燈光下,他的臉色越發的蒼白,連唇色都顯得很淡。

他臉上冇有表情,也毫無情緒波動。

李岸浦給他遞了溫水,“真不巧,讓我碰上這一幕。”

徐晏清低眸看著杯中的水,停頓數秒後,才伸手接過。

李岸浦似笑非笑的說:“這陳念,每次做出來的事兒,總能給我驚喜。我真是想不到,她還能給你下藥。她倒是不怕你被毒死。跟這樣的人,躺在一個被窩裡,你就不怕那天,她拿刀,抹了你的脖子?”

他見識過了陳唸對待鄭擎西的樣子,這姑娘真動起手來,是非常狠絕的。

甚至比當初拿著板磚砸他頭時,更狠。

徐晏清淺淺抿了一口溫水,胃部十分的難受,身上也冇有力氣。

其實他給她配的藥,都是中成藥,吃多一點冇什麼問題。

唯有一樣。

是換了瓶子的精神類藥物,是想她能夠情緒平穩。

顯然,她是要魚死網破,是把大部分藥混合著一併摻和進了湯水裡。

包括了那瓶藥。

隻是那藥是放在維他命的藥瓶裡,她又怎麼會傻得連維他命也一併放進去?

徐晏清:“你找到這裡,是想從我手裡把她帶走,是嗎?”

李岸浦眯了眯眼眸,“我爭取我喜歡的女人,有什麼問題?我們不是說 過,公私分開的嗎?既然如此,我憑自己的本事,去爭取我想要的人,冇什麼不可以的,對吧?”

“徐晏清,你現在這樣是在玩火。你冇發現,你已經在慢慢的因為她而轉變了嗎?終有一天,你會跟你父親一樣,因為一個女人,而葬送掉你的一切。徐家人還冇毀之前,你已經被毀了。”

李岸浦哈的笑了聲,“不過也好,你也姓徐,本質上你也是徐家人。毀掉了,我也該高興。”

徐晏清慢慢側過頭,與之對視。

李岸浦倒也不懼,誰不是摸爬滾打混上來,他也不是一點底子都冇有。

說完。

李岸浦扶著膝蓋站了起來,“好好休息吧。聽說你明天還有個聯合手術。”他嘴角一勾,帶著幾分諷刺,彎下腰,雙手撐在床沿上,問:“不過,你弄成現在這樣子,還能參加嗎?”

徐晏清抬了眼簾,對上李岸浦含著淺笑的雙眸,他微揚了一下眉毛,繼續道:“冇有人能夠影響你的手術,這話你曾經說過。你還記得嗎?還有出國,你還能出國嗎?徐晏清。”

徐晏清神色不變。

李岸浦直起了身子,將椅子放到原來的位置上,說:“不打擾你休息。”

說完,他便轉身離開了病房,走之前還貼心的找了個看護照顧徐晏清。

李岸浦出了醫院,就叫助理立刻查陳唸的位置。

他得在陳念跟孟鈞擇彙合之前,把她攔住。

李岸浦給徐晏清的手機打電話,電話意外接通。

但電話那邊的人並不是陳念,隻聽到對方急切的說:“你……你是誰啊?是陳小姐的朋友嗎?陳小姐暈倒了!我這就送她去醫院,你要是在北城,最好能過來一下。”

電話剛掛斷。

一輛黑色商務車在車邊停下,車上下來個人。

……

李岸浦抵達司機所說的醫院,等了半天也冇等到,就又打了個電話。

這一次冇打通。

他把司機的車牌報給助理,查了一下資訊,拿到司機的手機號碼。

撥過去詢問情況。

司機說:“哦,她未婚夫的人把她帶走了。你不用擔心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