Hal小說 >  一拍兩散 >   第401章:開心

-

這件事,無人受傷,可以簡單處理,也可以複雜處理。

裴堰:“現在的情況,是我想毀約嗎?是你們先做事,就不要怪我不講情麵。”

孟鈞擇也不退讓,“裴總,這裡可是蘇氏的地界,這些人都是你們蘇氏的人,他們說什麼就是什麼。我看啊,是你們設了圈套,想要名正言順的把孟氏踢出去。當初這合作,倒也不是我們孟氏想跟你們合作,是蘇老爺子,主動拋過來的橄欖枝。裴總,你最好是能夠想清楚,這個項目,同我們合作和不合作的區彆。”

“當然,合不合作都好,妹妹是我專門帶過來散心的,也不許你們這樣冤枉。”

裴堰:“孟總是想鬨大了?”

“我相信我妹妹。”

……

徐晏清回到樹屋彆墅的時候,陳念已經洗過澡,躺在床上看電視。

看到他進來,陳念突地心跳紛亂,烏黑的眼珠子轉了轉。

他肯定還要問。

徐晏清坐到床邊,“屁股疼不疼?”

在馬上顛成那樣,屁股都該開花了。

“不疼。”

“是嗎?我看看。”

他掀開被子,被陳念一把拽了回來,順勢把他的手也抱住,“受驚的馬找回來了?”

他的手壓在她大腿上,暫時冇動,“找回來了。”

“那查出原因了嗎?”

“查不查,都是她做的。所以,為什麼比賽?”

果然還是要問,陳念想了想,“那安妮塔的家人追究這件事嗎?”

徐晏清:“我要追究。追究挑起比賽的人,也要追究讓馬受驚的人。”

“那還是不要追究挑起比賽的人了。”

“理由。”

“反正我贏了。我要是輸了,你倒是可以追究一下。”

徐晏清用力捏了下她大腿根部,陳念吸了一口涼氣,他是故意的,明知道她這麼騎了一通馬,這個位置疼,還故意捏。

徐晏清:“知道疼了?”

她眼眶一下紅了,差點哭出來,她擰著眉毛,“你就那麼想讓我疼,每次都落井下石。”

“你不記心。”

他再次把被子掀開,非看不可。

她皮膚嬌嫩,蹭破了一點皮,一片紅。

陳念很快拉開他的手,拉過被子蓋住。

徐晏清見她眼睛裡的眼淚,緩和了語氣,“還不願意說什麼賭注?”

“說合作的事情,我不應的話,合作就泡湯了。”

他嗤笑一聲,“泡湯不了。我帶你來,隻是帶你來散心而已,這些事用不著你。”

“那你就當我自己想騎馬。”

“很開心?”

陳念點點頭,“開心。”

“下次不許了。”

……

晚上的宴會。

安妮塔主動邀請了陳念。

入鄉隨俗。

裴堰給安妮塔和查爾夫人送去了旗袍,全手工的,是百年老店正祥出品。

陳念這邊也送來一件,香檳色的,珍珠的盤口,刺繡與蕾絲結合,挺漂亮的。

查爾先生又邀請了徐晏清一次。

六點半。

兩人一道去了宴會,宴廳設在城堡內,裡麵的裝修風格是複古型,倒也符合今天他們的衣著。

徐晏清穿了休閒西裝,冇係領帶。

他本就是衣服架子,穿什麼都好看。

安妮塔穿了紅色的旗袍,她身材本就好,前凸後翹的,皮膚也白,金髮碧眼穿旗袍,彆有一番風韻。

孟家人還冇來。

裴堰在陽台那邊,跟查爾先生說話。

徐晏清帶陳念去吃甜點,“一會去樓上吃飯,我讓裴堰準備了單獨的房間。”

“嗯。”

蘇曜從角落裡出來,走到徐晏清身邊,乖乖的叫了他一聲,“哥。”

下午的時候,裴堰叫人去接他過來的。

徐晏清淡淡瞥他一眼,他也是一身正裝,“嗯。”

蘇曜又看了陳念一眼,叫了一聲姐姐,然後就跟在他們身邊。

約莫過了二十分鐘,查爾先生的兒子到了,還帶著他的朋友一塊。

陳念一眼看過去,就看到了李岸浦。

今天在馬場看到尉邢,她就已經有些奇怪,現在再看到李岸浦,忍不住將兩人聯絡到了一塊。

尉邢要找的人,也許就是李岸浦他們。

李岸浦整個人陰沉了不少,他一下就看到了宴廳裡的陳念和徐晏清,倒也不意外。徐晏清成了蘇氏接管人,在商圈裡並不是一個秘密。

很多人議論紛紛。

蘇玲和蘇芃兩姐妹並不消停,但裴堰作為蘇賢先親手培養出來的人,這兩姐妹的要害,他還是拿捏的住的。

李岸浦跟蘇賢先打了這麼多年的交道,也冇有真正得到蘇賢先的信任。

裴堰跟著查爾先生一道過去。

安妮塔快速跑過去,跟自己的哥哥擁抱了一下。

尼克給父親介紹了李岸浦,他冇有當著裴堰的麵說什麼。

李岸浦跟裴堰是認識的。

裴堰:“好久不見,李總。聽說你最近從洲際出來了?”

李岸浦笑而不語,他側頭跟尼克說了兩句,便徑自朝著徐晏清走過去。

陳念歪著頭,看到李岸浦過來。

徐晏清眉目不動,看到她一雙大眼睛直勾勾看著彆人,就覺得心煩,伸手將她的腦袋彆正,“看什麼?”

陳念今天的妝容精緻豔麗,像一朵盛放的玫瑰花。

裴堰專門讓化妝師上門給她化妝做造型。

旗袍很能凸顯女人的風韻和嫵媚,在場的每一位女性,都美的各不相同。

李岸浦:“好久不見。”

他的目光落在陳唸的身上,這句話也是對陳念說的。

不等陳念開口,徐晏清淡聲道:“跟你不熟。”

李岸浦笑起來,雙手插在口袋裡,不置可否。

這時,宴廳門口,陸國華和李薇安走了進來。

查爾先生主動的同陸國華寒暄,陸國華是查爾先生邀請過來的。

陸國華的年紀,可算是大前輩,裴堰自然也要禮讓三分。

“冇想到陸總也來了,有失遠迎。”

陸國華:“你不要怪我冒然造訪纔好。”

裴堰笑容得體,眼神卻微冷,怪不得查不到尼克的蹤跡,想來是陸國華他們做的手腳,準備搶走這筆生意。

李薇安挽著陸國華的手,視線望過去,落在陳唸的臉上,眸低閃過一絲寒色。

很快她就收回視線,跟查爾夫人聊天。

徐晏清拿了陳念要吃的蛋糕,隻餘光瞥了一眼,便帶著陳念去了樓上。

陳念心底凜然,所以尉邢的出現肯定也不是巧合了。

到了二樓,陳念低聲說;“尉邢也在。”

浩瀚的宇宙中,一片星係的生滅,也不過是刹那的斑駁流光。仰望星空,總有種結局已註定的傷感,千百年後你我在哪裡?家國,文明火光,地球,都不過是深空中的一粒塵埃。星空一瞬,人間千年。蟲鳴一世不過秋,你我一樣在爭渡。深空儘頭到底有什麼?

列車遠去,在與鐵軌的震動聲中帶起大片枯黃的落葉,也帶起秋的蕭瑟。

王煊注視,直至列車漸消失,他才收回目光,又送走了幾位同學。

自此一彆,將天各一方,不知道多少年後才能再相見,甚至有些人再無重逢期。

周圍,有人還在緩慢地揮手,久久未曾放下,也有人沉默著,頗為傷感。

大學四年,一起走過,積澱下的情誼總有些難以割捨。

落日餘暉斜照飄落的黃葉,光影斑駁,交織出幾許歲月流逝之感。

陣陣猶如梵唱一般的海浪波動聲在他身邊響起,強烈的光芒開始迅速的升騰,巨大的金色光影映襯在他背後。唐三瞬間目光如電,向空中凝望。-